man2.jpg

最近有人對我說,下一本書是否也寫《男人啊》!

忍不住微笑,是啊,為何不能寫?

女人難懂,男人也不容小覷,看似大剌剌其實也有所謂的小心思、小心眼甚至一些女人未曾注意的小細節。

那麼該怎麼著手寫,那些生命中曾見過的男子樣態?

與他們可能只是錯身也可能曾經共事或是有過工作業務上的往來甚至是情感的糾葛……這樣林林總總的男子,數量是否足以成書?

這倒是需要深思的好問題,那麼加上那些耳聞的、媒體上渲染的,也許是足夠的,或者未必成書,只是一種書寫,為自己的觀察留記,也只是一種書寫練習。

的確好久沒有好好讀書、認真寫自己的字。

工作關係,寫字是日常,為自己寫字卻寥寥無幾,啊,不是有所謂的寫字計畫?真是太惰懶了。

文章標籤

俞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