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0923  

圖片出處/http://www.superbwallpapers.com/photography/raining-15024/

Dear you,

很久沒有同你寫信。好嗎?最近。

我還是數十年如一日。這並非形容詞也沒有誇大的嫌疑。日子充斥著等待,無論是哪一個環節,我總是如此惶惑不安地維持著同一個姿勢。

這般的癡守是否會有盡頭?不只一次,我如此自問。時間一分一秒、白天黑夜,從酷暑到寒冬又到春臨……已逝的青春早已不見蹤影,衰老卻如影隨形,而我原地踏步,感受到死亡的陰影;一種枯萎,再多陽光、空氣、水都回天乏術。連愛的能力都喪失,幸好懂得哭泣,能夠落淚,感覺心還有一絲絲顫動的能力。

困乏的身心需要刺激避免痺麻,透過不同的媒介,我讓自己躲入虛構的文字與影像故事裡,企圖在漆黑的世界裡抹上一點亮光,即便只是海市蜃樓,也好過伸手不見五指。

這是近期的心情。

你呢,如願成家立業,成為父親的心情如何?我並不真的想知道答案,也沒特別祈願你活得幸福快樂,當然也沒有念力咒詛你日子過得悲苦。你我已經是陌路人,從不再見面、不通訊息的那一刻起,我們再無任何關係,因此你的好與壞,我的喜樂哀戚都該彼此無涉。

惦記也許是一種習慣,單向的溝通只是一種抒發,你虛擬的存在,且只為我而存在,這是我賦予自己小小獨斷的霸占,如此悽苦的美好。我是這麼想著。

雨,似乎下了。隱約聽見窗外滴滴答答的落雨聲……

入秋之後的雨,每落一次,溫度也會跟著下降,冬的腳步也偷偷摸摸地挪移著步伐,瞬間就會以低溫將我環環包圍,冷將再度滲入血骨,卻無損於心的凍寒,那積累十多年的傷痛所致,也算是一種幸運?

我不知道。而你也不會知道,每一年我總是如此害怕聖誕節、新年以及農曆年。與孤單無關,我向來懂得如何自處也安於如此狀態,而是那樣的節日明確且無容置疑地彰顯著時光的消逝,讓我無法逃避自己的一事無成。那樣的恐慌,每一年都不曾削減,那瞬間得以鬆口氣的心情也似乎遙遙無期。

為何要守著這樣的殘敗的日子?我也不明白,因為不甘心、不相信,這就是我的現實?也許我只是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關於生命、生活的解答,得明確知道問題的所在,我才有辦法思考應對之道,即便知道自己能力不足、缺乏智能也好過一無所知。真相的殘忍,我不知道自己可否承受,但無知的困頓教人憤恨難平,卻依然無能為力。

一如我們之間的過去,開始與結束都沒有個明確的答案。許久許久以後,我想著,也許我需要的是只是一聲抱歉。

請。對不起。謝謝你。任何一段關係都必得存在的三組字眼,我卻從未聽你開口說過,我呢,也沒有吧。因為自覺未曾有過虧欠,但也許你也如是想。

我不需要你給我真相,只願你消失,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得比陌路人更不具存在感的存在,那個即便偶遇也可以透明的存在。

透明是美好的,一如我向來愛白。乾淨、純粹的美好,是我冀望的每一種關係,即便是奢望、癡想也就讓我這樣活著吧。

不說再見,偶爾動念也會繼續寫信給你,因為你已是我虛擬的存在,且專屬我所有,可以任我為所欲為。你已不再是你,隨著時光的流逝,只餘殘影,屬於我的美好殘破記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伶 的頭像
俞伶

俞伶

俞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