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扇窗 

圖片出處/http://psycho-drama.com/images/movies/casting-news/april2014/cannes-2014/still-the-water/still-the-water-1.jpg

http://www.mk2pro.com/wp-content/uploads/2014/08/21STILL-THE-WATER-C-2014-FUTATSUME-NO-MADO-Japanese-Film-Partners-Comme-des-C.jpg

電影《第二扇窗》文宣如是寫著:生命圓滿之際,人生即將開啟第二扇窗。

以這個觀點切入,的確吻合落幕前的那一段戲,只是那真的是圓滿?人生真的有所謂的圓滿?我忍不住這麼想著。

這是一部彷如散文般優美的電影,以優雅的韻律訴說生命、愛與死亡等環繞人一生無法避免的課題;透過三個世代的觀點,適時地切入、論述,那話語說得如此生活卻又充滿詩意、寓意深遠,教我默默地落下淚。

女孩的母親是位巫師,因病即將離世,村里老婦對她說,肉體雖然死亡了,但溫度仍在,存在於心、記憶也是如此,不因肉體殞逝而消失,女孩說,那是不夠的。是的,十六歲的她,只有實質的觸碰、眼睛能真實看見才算真切。戲,一開場,她便說,如果人最終必得死,那麼為何要出生?(應該是這麼說的吧,但願我沒記錯)你也如是想?

1128-2 

圖片出處/http://miff.com.au/assets/thumbscache/thumbs1170x480/064100fafe9eaaffce0f343d1920d6b6.jpg

他是個木訥寡言的男孩,雙親離異,與母親從東京到海島落腳生活,即便環海而居,大海之於他卻是可怖的,他說,因為她是活的。女孩聽後回道,她也是活的。言下之意,那麼她也是可怖的?

一如我不喜歡大自然,原因也和男孩一般,你永遠不知道她何時動怒?又為了什麼發飆?人難道就顯得和善?倒也不盡然,只是屬於同類,多數可以推敲因果,而大自然是道謎,沒有所謂的正解,因此老人說,得心懷謙卑地敬畏大自然。他對女孩說,死亡的必然存在,只有接受,一如接受大自然的變化莫測,而身為一個老者,他遠離人群獨自生活,因為上了年紀,活著只想著要盡量避免給別人帶來困擾。這是老者對於已然愛過、拚命生活過之後,對生的最後想法。

父親面對妻子生命即將畫上休止符,只想著如何讓妻子感覺舒坦;他挪好病床,只為讓妻子睜開眼睛便能看見院落裡那株她最喜歡的百年榕樹,在篩落的金光里幸福地走完生命最後的時光。他對女孩也就是女兒說,妻子留給他的記憶是他的生命能量,死亡無法剝奪這一切。這是他面對死亡的態度。母親對女孩說,生命並沒有結束,屬於她的在女孩的血液裡延續,在彼此的記憶裡串聯,一直到女兒有了自己的孩子,生命從這一端流淌至那一端,她,並沒有消失。

關於死亡,你有何想法?生命,從來無法與愛和死亡切割,彼此共生消融,輪迴著。

 1128-3

女孩父親對瀕死母親的心情是一種愛的方式,沒有悲慟只是循著日常的生活,那個慵懶的午後,在門廊躺臥,一家三口話著家常,父親探問女孩和男孩青春的愛戀真偽、女孩的羞赧、母親適時地笑言,男孩正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女孩頭枕著母親的雙腳,母親拉過父親長腿,枕著腿也側躺著,父親撒嬌地說,我也好想有人可以讓我枕躺,這樣只有自己一個人的他,好落寞唷。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幕戲,剛剛好的溫暖、剛剛好的關懷,三人相處的點滴,不因即將逼近的死亡而有所改變,只增添了浪漫的情懷,那種舒適感,教人也想躺臥在長廊上,沐浴在暖暖陽光裡、感受風掠過皮膚的舒暢,身體熨燙著所愛的人的溫度,那樣閑靜的午後,即便死亡虎視眈眈依然無法破壞。

男孩飛往東京探訪父親,問起他和母親離異的原因。父親沒能明說只道,分開後,反而感覺更貼近彼此、更能感受到愛,初初相識已然感應那是一種命定的愛情,並不因此而結束。男孩卻說,如果是命定就不該離異,這不是命中注定!

你怎麼想?父親說起自己的繪畫夢,男孩卻問,非得留在東京才能圓夢?父親說,東京本身蘊含著一種能量,即便是那樣的不適合居住的地方啊。

台北也有這樣的魅力,讓人不肯離開?我忍不住自問。男孩在回程的飛機上,看著父親寫給他的字條,要幫他好好照顧母親,這是男人間的約定。

這是另一個面向的愛情,由男孩父親揭示;是父親對母親的愛。那麼母親對於父親呢?愛是否仍在?男孩眼見母親身旁的男子換過一個又一個,肉體的歡愉真的如此重要?這真的是愛?他無法理解更無法認同。在自己認知裡,肌膚之親與愛密不可分,缺一不可。

你也如此看待愛與身體的欲望?

 1128-4

圖片出處/http://www.slate.fr/sites/default/files/photos/still-the-water.png

一座海島、一對十六歲少男少女、兩對夫妻;一離異一死別、一位獨居的老者、颱風天裡掀起狂風巨浪的大海、羊隻、單車、紋身、屍體、百年榕樹、一大片枝幹造型詭異的防風林……

電影以狂風巨浪揭幕,那波濤響聲,如此震撼!倒掛遭刎頸的羊隻,艷紅鮮血汩汩流淌,教我別開了眼……編導企圖以大自然無情的吞噬能力、動物的死亡揭開探問人類死亡的序幕,以及流盪於生命裡的愛。我們與自然相依怙,卻忘了尊重彼此,因而慘遭自然反撲獵殺,而生命裡橫流的愛與欲望啊,一如那狂風驟浪,洶湧著,等著我們以心、謙卑之心駕馭。

望著那一望無垠的大海,感覺整個人、所有的身心都能覆蓋在那滔滔巨浪裡啊,(那是海對人類生命的包容?)儘管那配樂鋼琴聲是如此地優雅和靜謐,卻無損於那靜靜的蘊含於心的熱切與激昂。這就是生之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伶 的頭像
俞伶

俞伶

俞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