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png

暗忖,她們愛的或者為之顛狂的理由究竟是渴望成為貝蒂還是渴求能遇見如索格般的戀人?那種無盡的包容、從不苛責。

被譽為必看的經典電影且是青春年少必不能錯過的一部片,年屆中年才看,我的感動很少,也許一如我迄今無法走入張愛玲的世界,僅有一次,經由老師導讀《第一爐香》收錄的某一篇裡的某一段話,我這才有了那麼點理解,看見她字裡行間的畫面,然而也僅僅只是剎那!

貝蒂的狂野不羈,之於我而言只是躁鬱症作祟,當然她的行事作風大膽,不畏禮俗,可能是天性,在三十年前也許驚世駭俗,現下,只是尋常可見;甚至增添了暴戾、血腥。但愛是恆久不變的!索格對她的包容、不受另位女子誘惑,甚至為愛行搶,都是現世少見或者該說多數時候被定義為愛的行徑,依然教人萌生感動。

但也只是這樣了啊!

我喜歡片中索格送給貝蒂的生日禮物。當她說,連樹梢上的夕陽都是她的。這句話是我覺得最美的片刻;可以擁有樹梢的夕陽!多美。

另一幕則是最後一場戲,燈下寫作的索格與白貓的對話……

許是我的血液裡沒有癲狂的細胞。我總是理智,也有大人世界裡常言的「識大體」、「懂進退」,知道所謂的「分寸」。她說,也許是我被壓抑、規範得太密實、徹底,所以連潛藏的瘋狂也消磨殆盡。是嗎?

我反問自己,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曾有過最瘋狂的事情是什麼?詫異的,腦袋竟是一片空白!或者我該先定義,何謂瘋狂?

悖離常軌?我的確是有的。一天天……一年年,我越來越不管他人怎麼說怎麼看,但自己明白,那把世俗的天秤還在心中,我用自己的方式符合標準。每一天,告訴自己,就是此刻、就是現在,未來不可考,過去悔無用,每一天都有新的問題發生、新的困阨待解,而我能做的只是努力面對、解決,讓事情可以有所進展,讓生命能走得有所變化,日子不是虛耗,儘管也未必有多大意義。

每一天,我都逐件修訂自己,找出問題點,努力逼自己解決。多數時候或者幾乎都是工作上的先進行,屬於自己的都落入停滯的狀態。我想說的是,貝蒂的癲狂之於我不等同於自由也沒有不拘束,只有混亂。

而那正是我所極力避開的。

所以,我並不艷羨也不感同身受。瘋,是我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伶 的頭像
俞伶

俞伶

俞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