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電信業者通知獲贈狗狗一隻,低頭一探,那是年少時期夢想的瑪爾濟斯,只是工作人員卻面有難色的低語,因為牠脾性不佳,咬傷了照應的工作人員,希望能以代為照管的名義,支付相關醫藥費用。

我斷然拒絕,振振有詞地表明在未領取贈品之前,狗狗當屬電信業者所有,不該由獲獎者承擔!業者面有難色,但也只能讓我免費帶走馬爾濟斯,只是心裡正愁苦著如何安置?居住空間太小,再加上自己其實並沒有豢養任何寵物的想法,於是動念想起之前共居的室友,也許她有意願?

狗狗順利交給了樂不可支的室友,因為她正想要養隻狗!夢也就這樣醒了。

圖片出處|https://goo.gl/DmMaFe

和朋友談起夢境卻聽見,「也許這夢某個程度也呼應了現實生活中的你,尤其是經常性教你愁苦的工作。」

「怎麼說?」我納悶。

「你想想,為了工作,有哪一次你不是卯足全力,排除萬難,只為力求完整、不負所託,所以勞心勞力弄得筋疲力盡,搞得身體頻出狀況。年輕時復原能力強,因此完全沒有察覺,近幾份工作,你自己難道沒有發現,最後總是頻頻跑醫院掛病號,每回總能病上個把月,直到意識到再這樣繼續下去,身體肯定垮台,於是黯然離開,開始休養。

越說越激動,口氣也越來越衝,「你沒發現自己休養時間越拖越長,從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看看你的氣色,已經不是黑皮膚的問題了!醫生不是說你缺血,心跳延緩,還有那雙手,還頻頻發抖,頭暈的狀態也越來越嚴重,再看看你的身體樣態,已經大幅走樣,照鏡子的時候,不覺得怵目驚心?

「這真的是你要的人生和生活?而每一次竭盡心力完成的工作成果最後都無能展現在自己身上,全部成為他人成就,不就像夢中那隻馬爾濟斯,據理力爭,給人一副『不好惹』的印象之後,最後不費吹灰之力擁有狗狗的人是誰?而這只有工作嗎?除了工作之外,你的生活還有什麼?」

「幹嘛這麼嚴厲啊!」我忍不住抗議,「是歲末年終的大檢討嗎?」

「你好好想想,年紀都已經接近半百,怎能數十年如一日的這樣庸碌生活?」

這……話,的確不輕哪。我有點難過。

說真格的,我其實也想過(怎能不想呢?),當然也沒預期近百的自己會是此刻這等狀態,只是我努力生活了,每一天每一刻都無愧於自己、工作,但的確給朋友造成不少困擾,這是我最難過的部分。

不否認覺得自己失敗,但該是能力不足,不夠好、搆不上優秀,這是目前我對自己的評價。人生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自我的評價而已,無論他人或者所謂的世俗對的觀感是什麼。一直以來,因為不想活得渾渾噩噩,所以很努力的汲汲營營生活,結果卻不如預期,近期也發現,原來每一次的離開都是一次傷心且不自覺,而療傷的效期也和年紀成正比成長,舊傷未癒新痕又起,頑強的意志力,潛意識的壓抑,身體卻已經無法負荷,整個崩盤!

這就是現在的我。持續過著原地打轉般輪迴的日子。只是我還無法放棄,動過念頭,卻無法付諸行動,那是一種不甘心還是愛,也還沒有確切答案。

我只能說,屬於計畫中的人生藍圖,我一樣也沒完成,關於未來,套用最近看見的一句對白,「未來的路已經比走過的路更短了!」而我還是困坐愁城。

面對這樣的自己,我束手無策,更可能是失去了自我。

我想起最近遇見的前輩,對我說,你很努力!

回家途中,我默默地落了淚,因為碰面,尋求的是專業能力的肯定,因而「努力」字眼倒像是一種羞辱,好似我這人除了夠努力之外,再無其他優點。

我很傷心,而我還持續傷心著,也不知何時會好,也許永遠都好不了了。

也許這傷只有我自己有辦法療癒,但傷害卻可以來自任何人,而我希望那其中不包含你。即便那嚴厲的斥責是一種善意,即便是所謂的「忠言逆耳」,我脆弱的心,恐是難以負荷了。

而這樣的我,也許只能等待,等待時間過去,給個答案,即便可能遙遙無期,即便可能這就是答案,而我也只能束手就縛,再無他法。

而你唯一能做的,也許只是安靜地陪在一旁,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也許這樣就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伶 的頭像
俞伶

俞伶

俞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